当前位置: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 2019网络赚钱新项目 > 正文

“原创”元素,音乐综艺变革的新处方?

发布时间:2019-05-01 22:45:20

作者|崔百珎

“我们调查了两千人的问卷,发现普通的音乐综艺的爱好者,他们最能听懂或最在意的是歌曲的旋律、歌手的嗓音和歌词。”《这!就是原创》的节目总监制刘栋在之前的媒体看片会上,向在场媒体分享了这一调研结果。

随着音乐类综艺数量的攀升,广大观众的审美也在日益提高。如何为更广泛的受众提供精准的音乐综艺,已经成为了需要节目制作人们深入观众群体调研的课题。

2019年第一季度结束了,与音乐相关的综艺节目也如约上线了几档,然而能够引发全民狂欢的“爆款”节目暂未出现。不论是已经播到第七年的“综N代”《歌手》,还是网播原创综艺《这!就是原创》,甚至是“音乐综艺+”的真人秀节目《以团之名》《青春有你》,无一不在进行自我突破或元素的叠加。

然而,音乐类综艺的高光时刻未曾再次出现。

混战

回顾Q1的综艺节目,音乐类综艺仍然是较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多档中规中矩的音乐节目,还充斥在各个卫视平台、填补着观众客厅里的的休闲时光,似乎迎来了“程式化”之后的落寞。而视频平台虽然多采用“音乐+”的形式,丰富了节目类型。然而,看似品类增多的网综们,却由于核心看点的不同侧重,暂未推出“音乐”范畴内的爆款综艺。

不得不提的是在2018年大火的青春偶像类综艺,由于行业监管的收紧、舆论导向的引流,不复去年全网沸腾的热度。唯一不变的是年轻帅气、个性可爱的“小哥哥”们对观众“少女心”的收割。与此同时,在这些青春偶像养成类节目中,一直存在的“音乐”元素,却并未给这类综艺提升更多的音乐价值。

诚然,各品类节目即便是都兼具同一元素,看点也会不同。

第一季度中为数不多的音乐类“综N代”《歌手2019》于上周五开启了突围赛,“十进三”的晋级方式堪称残酷。从首发、补位、踢馆三个梯队中筛选出的三组选手,后续将会进入竞争更为激烈的总决赛。

然而,终于临近节目尾声的《歌手2019》因版权问题引发争议。本季节目中的多首歌曲都因版权问题无法回看,也为节目观看的连贯性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例如,突围赛前一期节目中,助力杨坤夺得当期第一名的《浪子回头》,就因未拿到版权方华纳音乐授权,而在网络视频及音频传播的内容中被剪辑。此外,第2期由Kristian Kostov演唱的阿黛尔的《hello》,第8期由“声入人心”男团演唱的日漫主题曲《好想大声说爱你》,第3期由ANU组合改编并演唱的《apologize》等曲目,都已经从芒果TV的《歌手2019》正片中消失了。

但值得肯定的是,《歌手2019、吴青峰等实力歌手,同时也不乏自带流量如刘宇宁、声入人心男团等高人气歌手。

看似热闹的2019年第一季度的综艺市场中,音乐类综艺所占据的席位并不多。在多档音乐“综N代”默默退出历史舞台的当下,仍有老牌音乐综艺意欲创新,但也有“新瓶装旧酒”的新一代程式化音乐综艺现身。与此同时,糅合了受众高关注的“2.0版本偶像养成节目”们的入局,均是2019年年初音乐类综艺混战的现象。

不过,热闹只是表象。

迭 代

如果综艺创作也分“大小年”的话,2019年行至四分之一,尚未凸显“大年”态势。毕竟,无论是2017年还是2018年,从音乐类综艺的创造力、影响力、热评度综合来看,均较2019年更强势。

湖南卫视认知的《声入人心》,则是一档在卫视平台做出了“圈层”爆款的代表作。

此外,腾讯视频的《潮音战纪》、《即刻电音》都属于延续了第一季光环的,也都是给观众以强烈期待的音乐类综艺。

然而,不是所有的音乐类综艺都会常青,总有大浪淘沙后浪拍前浪的一天。

近两年,程式化、套路化的音乐类综艺对大众的吸引力日渐下降,而观众审美的日渐提升也影响着音乐类综艺的迭代升级。的介质在年轻人中传播开来的。

一时间,新生偶像们的横空出世,大有推翻娱乐圈红人排行榜的阵仗。一边,是被前辈偶像们包揽的品牌代言,已经逐步分流到了新生偶像们肩上;另一边,是各大音乐排行榜,被这些“能唱能跳”甚至“能创作”的“新新偶像”占领了高地。

有趣的是,在音乐类综艺节目大分类中,能够攀升话题榜、带节目“出圈”的要素没变——有爆发力、传播度高的“亮点”。七年前,是杨坤的“32场演唱会的“你有Freestyle吗”;去年,是杨超越带着“全村的希望”的使命......

这些有记忆点的出现,在综艺节目中十分恰当。然而,如何平衡音乐类综艺中的娱乐属性与音乐价值,并非易事。也许,能够红透半边天的综艺节目重点可能不在音乐本身,而看似曲高和寡嫌少有人问津的音乐节目本身的音乐价值或许更高。

于创作者而言,其中有纠葛、有选择、有侧重、有突破,也有绝对美化不完全的瑕疵。

受众的审美不断进步,综艺创作者们的新作品自然而然的迭代升级。换言之,一档又一档新生代综艺背后也不尽然是初出茅庐的新团队,他们也有可能是历经成功之后再做新探索的队伍。

例如,爆款网综《创造101》的创作团队。

创作团队在创作的过程中,究竟是侧重于音乐性的专业度,还是倾向于娱乐

差 异

“BlackACE”是谁?

他们是于3月28日低调收官的《以团之名》,在决赛过后推出的新男团。然而,不关注于偶像产业的人士,或非粉丝群体也许并不知道这个男团的出道经历以及相关资讯。但真情实感追“小哥哥”的粉丝群体,也许早就痛哭流涕为他们的阶段性成功而感动不已。

这种圈层式受众的出现,早已不是新奇的现象。在包罗万象的互联网平台上,受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而选择所收看的内容,其中就包括各式各样的综艺节目。当前的互联网用户中,个性化的人群也有因相似喜好而聚集形成圈层的趋势。而能够引发一个或多个“圈层受众”关注的综艺节目,近年来也频频出现。

例如,《这!就是街舞》等下沉到垂直分类的综艺节目的出现,就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节目对标的核心受众。

与此同时,在精准对位核心受众之后,垂直细分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也不乏“出圈”爆款。》在成功“出圈”后,甚至还一度引爆了泛众对说唱、嘻哈文化的认可,更掀起了一阵“嘻哈热”。

优酷在播的《这!就是原创》的总导演吴群达,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从制作《中国好歌曲、移动端的观众超过了传统电视前的观众。节目组会研究受众的基本信息,从而让节目的表达方式更契合受众的欣赏习惯。

结语

音乐类综艺的创作维度日益丰富。无论是视频网站综艺的对垒才刚刚开始。

随着大众版权意识的加强、音乐人对原创作品的推崇,以及日益提升的非原创作品版权费。音乐大类综艺的相关制作方、播出方,将会更注重音乐作品的取用、非原创内容呈现的版权协商。因此,“原创”音乐将成为2019年音乐类综艺的“新希望”。

然而,仅靠“原创”元素的呈现,想要唤醒日渐疲软音乐类综艺,仍有重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