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 网络歌手怎么赚钱 > 正文

歌手陈羽凡涉毒 被行政拘留

发布时间:2019-05-01 19:36:41

原标题:歌手陈羽凡涉毒 被行政拘留

2015年12月4日,羽泉为演唱会排练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11月25日,羽泉组合亮相北京演唱会发布会 供图/视觉中国

2002年 陈羽凡演出照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本报讯 (记者 张香梅)11月28日,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发布消息,陈某因吸毒和非法持有毒品被行政拘留。经北京青年报记者核实,陈某实为著名歌手陈羽凡。

11月28日一大早,陈羽凡就被送上了微博热搜。有网友爆料,陈羽凡疑似吸毒被抓,这一消息在网络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多名吃瓜群众关心事情的真实性。随后,羽泉经纪公司巨匠文化通过官微发布声明称,对于网传陈羽凡的不实谣言表示强烈谴责,并保留向相关扩散及传播不实谣言的主体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陈羽凡个人微博也紧接着更新了内容。

正当网友认为陈羽凡吸毒被抓系假消息的时候,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11月26日,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抓获了两名涉毒违法人员,其中一个正是歌手陈羽凡。

昨日下午,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发布情况通报,2018年11月26日,石景山公安分局根据群众举报,在本市某小区抓获2名涉毒违法人员陈某(男,43岁,歌手)和何某某(女,25岁,无业),现场起获冰毒7.96克、大麻2.14克。经尿检,陈某呈冰毒类和大麻类阳性,何某某呈大麻类阳性。目前,陈某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何某某因吸毒均被行政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经北青报记者核实,陈某系陈羽凡。

影响

羽泉“获得”演唱会北京站取消

本报讯 (记者 崔巍)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票务网站大麦网了解到,原定于12月25日在工人体育馆举行的“获得”羽泉20周年巡回演唱会北京特别版已公示“演出取消”。网页退票公告中写道:“本场演出因故取消。已成功购买本场演出的顾客,麦麦将为您办理退票手续,原支付渠道退回。”退票截止时间为12月10日18点。

网页上还同时贴出本次巡演承办方北京天韵东方演出有限公司发布于11月27日的公告:“今获羽泉经纪公司通知,因艺人个人原因,取消原定于2018年12月2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的《获得·羽泉20周年演唱会北京特别版》,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本次演出处于预售阶段,已订票的观众,原订票渠道会尽快退回订票款项。给您带来的不便再次表示歉意!”

此外,北青报记者还看到,原定12月8日举办的广州演唱会目前属于“项目不可售”状态,原定明年1月5日举办的上海演唱会则还保持正常售票状态。

声音

胡海泉连问“为什么”

本报讯 (记者 崔巍)在得知陈羽凡被行政拘留以后,“羽泉”组合另一名成员胡海泉11月28日下午发布微博,痛切之情溢于言表: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做这样错到极致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把痛苦予你最应该亲近的人分担?为什么你要对我隐瞒这么久?为什么你选择用如此愚蠢的方式逃避现实?为什么你沉沦的时刻不想想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为什么你忘了这20年来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伙伴曾给予我们信赖和希望?为什么?为什么?!”

调查“巨匠”监事长陈羽凡的投资版图

昨天上午,在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尚未发布陈羽凡因涉毒行政拘留的消息时,陈羽凡所在的“巨匠文化”通过微博发布声明,对网上盛传的关于陈羽凡的“谣言”进行谴责。但是当警方发布消息后,该声明被撤下。

而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了解到,陈羽凡并非只是“巨匠”公司旗下艺人,还是该公司“监事长”,并间接持有其11.54%的股份。

“巨匠”公司的监事长

羽泉组合是内地最具票房价值的演唱组合,组合中的两人同样兼具商业头脑。早在2000年,陈羽凡和搭档胡海泉投资成立了一家公司,代理全球最大的扬声器制造商JBL在北京的销售,不过两年后以惨败告终。此后,胡海泉离开“华谊”创业,成立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在创投界风生水起。陈羽凡则以本名陈涛的身份参与运营,这两兄弟在商场之上几乎就是同进同退。

根据“天眼查”显示,与陈羽凡相关的公司多达20家,其中4家被吊销或注销。目前正常经营的公司分为两类,一类是陈羽凡自己成立的公司,另一类是以基金名义投资的公司。自己成立的公司中,包括东阳横店凡人演艺工作室以及与胡海泉共同成立的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巨匠文化前身是羽泉工作室,在羽泉离开华谊后就成立了,以艺人经纪、娱乐整合营销为核心内容,目前拥有签约艺人黄健翔、李响、李晨、郝云等以及不少新生代艺人。据悉,胡海泉间接持有巨匠文化72.17%的股权,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涛也就是陈羽凡间接持股11.54%,是公司的监事长。

巨匠文化目前主要靠“经营”羽泉来创收,去年实现营收7197万元,净利润378万元。更重要的是,巨匠文化还是当下热门综艺《这!就是街舞》的出品方之一,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该节目总投资3亿元,巨匠文化投了6000万元。

投资领域广泛 分散投资风险

此外,陈羽凡从2005年就开始看中餐饮、物流领域的发展,投资了北京彼得堡西餐厅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本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巨小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凡陆鸣物流有限公司、秦皇岛云淞商贸有限公司。可以看出陈羽凡投资涉猎领域十分广泛,将投资风险分散化了。

以基金名义投资的公司中,陈羽凡和胡海泉一起合作参与了北京海纳百泉甲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合众创投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切克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几个公司,还得到了俞敏洪、盛希泰等行业大佬的支持。这些基金投资的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成长性,海泉基金还亲自开过一个发布会介绍这个项目。

目前,北京海纳百泉甲号股权投资中心投资的江苏艾洛维显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在2016年挂牌新三板,不过这家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一直未实现盈利,羽泉想要收回投资实属不易;北京切克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的北京无限自在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2017年成功跻身新三板创新层,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高达106%。这家公司以电影营销为主营业务,参与营销电影包括《煎饼侠》《夏洛特烦恼》《寻龙诀》《盗墓笔记》《湄公河行动》《盗墓笔记》《我们诞生在中国》《罗曼蒂克消亡史》《澳门风云3》《X战警:天启》《火锅英雄》《伦敦陷落》《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等,均取得不错的市场回报。文/本报记者 祖薇

聚焦

限制“劣迹艺人” 净化演艺行业

陈羽凡以演唱起家,但其演艺事业不仅限于舞台之上,也参与了多个综艺节目的录制,包括《蒙面唱将猜猜猜》《奔跑吧兄弟》《快乐大本营》《大牌驾到》等。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不管是舞台演出还是影视网络综艺,政府部门与行业内部都对包括涉毒在内的劣迹艺人进行限制,以净化演艺行业。今年9月,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北京人艺、北京京剧院、北京演艺集团等多家北京演出行业协会会员单位在京签署承诺书,承诺不录用、不组织涉黄、赌、毒演艺人员参加演艺活动,净化首都演艺市场,协会200余家会员单位陆续全部签署了该承诺书。

同时,北京演出行业协会还宣布将成立5个专业委员会,其中道德自律委员会发布《北京演艺行业道德自律行为规范》和《北京市演艺界慎独自律倡议书》。道德自律委员会倡议:一经发现演艺人员出现赌博、涉黄、吸毒等非法活动,演出行业协会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将会通报批评,并由道德自律委员会处理执行。早在2014年,北京演出行业协会就曾表态及承诺:演艺界不用道德败坏的艺人,当年便有42家经纪机构和表演团体签订了《北京市演艺界禁毒承诺书》。

而在广电方面,在2014年,当时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就曾对“劣迹艺人”正式出台规定加以限制,在当年9月公布的《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有关广播电视节目、影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制作传播管理的通知》中,广电总局要求“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不得邀请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暂停播出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各类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广告节目”等等。至于网络视听类节目,广电总局要求“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暂停传播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网络剧、微电影和各类节目,不得邀请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参与制作网络视听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等。

2018年1月19日,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在宣传例会上再次重申,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标准,即: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

而在前日举行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全国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聂辰席在发言中指出,要坚守社会责任,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决向追星炒星、过度娱乐化、低俗媚俗、高价片酬等说“不”,合理控制明星、嘉宾片酬额度,坚持在全行业执行“四个坚决不用”的标准,严把内容关、导向关、人员关、片酬关,确保社会责任得到履行。网上网下节目在导向、题材、内容、尺度、嘉宾、片酬等各方面执行同样标准,绝不给问题节目留下空隙和死角。文/本报记者 崔巍 祖薇

文化旁白“兄弟情”抵不过“毒品瘾” 人不自爱必自害

和所有的音乐组合一样,羽泉自2008年11月成军以来,也经常面临解散传言,但两人一直在以默契合作打破传言,并多次宣称“永不解散”。

1998年11月17日,陈羽凡、胡海泉签约滚石唱片,宣告羽泉正式成立。1999年羽泉推出首张创作专辑《最美》,销量突破百万,至今已发行过16张音乐专辑,总销量超过1200万张。

自2004年羽泉从滚石改签入华谊音乐公司以来,北京青年报记者曾多次对其进行过采访,两人在面对媒体时态度亲密、发言默契。基本每次采访中也都会有媒体询问组合未来走向,两人的回答始终十分坚决,表示他们不管在音乐理念上还是在私人友情上都很合拍,从未考虑过分开发展,“羽泉永远不会解散”。2008年羽泉组合成立10周年之际,酷爱足球、身为明星足球队成员的两人还以一场足球友谊赛的特别方式来庆祝,在球场上亦互有配合,表现出兄弟情深的一面。

音乐事业之外,羽泉还很具商业经营头脑。2010年离开华谊后,他们携手成立北京巨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先后签下黄健翔、李响、郝云等艺人。2014年羽泉推出男士护肤品品牌“羽泉男士运动醒肤系列”,成为中国内地首个推出自主化妆品品牌的歌手。去年他们又创办了演出厂牌LiveMaker“音乐人生,现场制造”,表示将打造一条从艺人包装推广、演唱会内容制作到主办投资运营一体化的完整演唱会产业生态链。

今年恰逢羽泉成立20周年,名为“二十·羽泉”的纪念巡回演唱会将于12月24日在北京起跑。在巡演发布会上,两人还又一次回应:即使偶尔分开也是为了探索更丰富的音乐舞台,但羽泉永远不会解散。此次演唱会的主题是“获得”,羽泉表示“获得”是两人对20年音乐道路的感悟。胡海泉称两人“已经达成了不用问彼此,就能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的默契”,陈羽凡也说有时候他们“甚至还会互相为对方做决定”。

然而现在,由于陈羽凡的吸毒,舞台上的“羽泉”组合必然会解散,这能怪谁呢?这种被动的解散,令人唏嘘,令人扼腕。感情也好,头脑也罢,失去了底线,就意味着失去了所有曾经的“获得”。

20年的努力,毁于吸毒,可是真正毁掉陈羽凡的是毒品吗?毒品固然有害,但更重要的是人——人不自爱,必然自害。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实习生 宋豆豆

作者:张香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