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 网络上怎么赚钱 > 正文

​网络上​的“杀人”现象,被这个14岁的孩子一招解决!

发布时间:2019-05-01 18:15:45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随之兴起。

仗着在网络上说话不用负责?“键盘侠”随之兴起。

演员袁姗姗曾经在Ted的演讲台上讲述了自己一年多来天天被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谩骂的心路历程。

之前《延禧攻略》大火,演员苏青因为在里面出演令人厌恶的反派尔晴,引起一些无脑的喷子在网络上对她进行各种攻击。

键盘侠们只是轻轻敲击键盘和鼠标,却没有想过屏幕那边的人会被伤害到痛不欲生...

“网络暴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2018的上半年,对于孙杨来说,很苦。

进入了国家队生涯的第11个年头,孙杨早已是队里当之无愧的老将了,荣誉最多,资历最深,却也受到最多非议。

网上不断传出孙杨“不行了”的论调,一时流言遍及网络:

“快退役吧,孙杨,别拿着国家的钱拍广告了!”

“孙杨,你是运动员,别忘了自己该干什么!”

“孙杨,你对得起国家对你的栽培吗?你是演戏的还是游泳的?”

人们光看到孙杨接的广告一个又一个的在电视上滚动播放,却选择性地无视了一个老将饱受着伤病困扰,以及他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

孙杨从来没忘记自己该干什么。面对无数非议,面对山大的压力,孙杨没说什么,照常训练。

18年8月的雅加达亚运会上,孙杨用实力扇了质疑者的耳光,他接连斩获了200米自由泳冠军、400米自由泳冠军、800米自由泳冠军以及1500米自由泳冠军,完完全全地统治了整个赛场。

赛后,接受采访时,孙杨

说到1500米的训练,这位泳坛硬汉也吐露了心声:

“这个项目真不是所有人能坚持游下来的,手臂越来越重,腿越来越重,身体开始往下沉,心态越游越崩溃。别人体会不到,很难受,真的很难受,生不如死。”

是的,你流过的汗,受过的苦,别人无法感同身受。但你稍有不慎的一个小小举动,都有可能成为小人兴师问罪的把柄。

更有甚者,从来见不得别人的好,所谓的道德标准,不过是想把人拉向深渊的小人之计。

也难怪会有人说:世道变坏,即是从看客狂欢开始的。

网络暴力不但伤人,还会杀人

“妈,我出去一下,2分钟就上来”,这是安医生对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

结果,她再也没回来。

2018年8月25日,安医生被发现在车上服下500片药自杀,经抢救无效身亡,留下丈夫和一个年仅5岁的女儿。

一名儿科医生,逼死她的不是医患关系,而是网络暴力。

悲剧的起因,只是一次小小的泳池冲突。

安医生和丈夫在某游泳馆游泳时,被一个13岁的男孩摸臀,安医生要求道歉时,男孩拒不道歉并做出侮辱性动作。

丈夫一怒之下将男孩的头按到水里,并打了男孩一巴掌。

由于是那名小孩冒犯在先,还朝女医生吐口水,最后在警察的调解下,女医生的丈夫后来向男童道歉,双方还签署了和解协议。

可男童的家长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他们去女医生的单位闹事,向她的领导告状,还将剪辑之后断章取义的视频发布在网上,故意搞臭这位医生的名声。

“职务+暴力的关键词组合,一对恃强凌弱的无赖夫妻形象跃然眼前,让男孩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安医生一觉醒来成了全民公敌,互联网和大V的转发下,网友的愤怒不断升级,纷纷化身正义使者,对安医生和丈夫口诛笔伐。

事件弄得全网皆知,女医生和她的丈夫因为“欺负小孩子”的“罪名”被骂得体无完肤,女医生也在舆论的重压之下,选择服用安眠药自杀。

网络暴力的受害人用自己的生命来抗拒网络暴力,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谁又来为无知网民

网络暴力足以毁掉孩子一生

去年,澳洲一个可爱的模特艾米选择了自杀,而把她逼上绝路的,就是网络暴力。

小时候的艾米长得很可爱,所以,陆陆续续有广告商找上门,请她拍广告。

正所谓人红是非多,走红之后,一些陌生人就开始对她进行骚扰和攻击,尤其是近几年,社交网络发展迅速,总有一拨人,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攻击她:

只有你滚蛋,这样所有人才开心。

我希望她可以自杀吧,讲真,还真的没有人在意她是死还是活。

你可以快点去死,割腕失血过多就可以死,这是你应该要做的事情。

......

面对这些恶言恶语,年幼的多利,选择了沉默。

就是这样如尖刀般锋利的字眼,充斥着小女孩的生活,这样的网络暴力,持续了整整八年之久。

坏情绪积压多了,就会像承受了高压的闭塞瓶子一样,一旦达到了临界点,便会处于崩溃边缘。

不堪重负的多利,开始崩溃了。

就在新学期开学前几个星期,她选择了自杀,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14岁,正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在自杀前一段时间,她曾经告诉过父母,自己想逃离这个世界的恶意。

同样受到网络暴力的孩子还有李咏的女儿法图麦。

18年10月25日,李咏因癌症的斗争进行了有17个月,在此期间,他和家人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他的病情。

18年10月23日,法图麦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两张自己的自拍。

但随着她父亲的不幸离世,她微博下竟然出现了众多攻击她的评论:

一群站在道德,去指责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16岁女孩,只因为她在父亲去世的前两天,没有公开表示过悲伤。

不敢想象这位刚刚失去父亲的女孩,在看到那些攻击她的言论时,她的心情如何。

更不敢想象,一个人究竟会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才会大言不惭地在一个痛失亲人的孩子的伤口上撒盐?

心理学家

因此,童年经历过不幸或者在压抑环境中长大的人更容易产生自卑感。

2000年左右,一个小男孩Ryan的父母给他建了个博客网站,小男孩因此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但有一天他分享了自己的一个心情故事,却被人故意传成他是Gay。

在那个Gay比现在更不被包容的年代,这个传闻被人们在网上刻意放大、添油加醋,最终,14岁的Ryan选择自杀。

2013年的一天,一个印度裔美国姑娘Trisha Prabhu在新闻上看到,佛罗里达州11岁的女孩Rebecca Sedwick因为不堪同学网络欺凌,选择了自杀。

在那之前,15名同班女生通过社交媒体羞辱了她长达一年半。同班同学一直在通过网络羞辱她...“你真丑” “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一天去上学时,她没有走上那条熟悉的路,而是朝相反方向走去,爬上一座废弃的水塔并一跃而下。她的笑容,从此定格在11岁……

这件事让当时只有13岁的Prabhu震惊又伤心: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怎么会被逼迫到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而Prabhu本人也因为着装而遭受到同学在网络上的讥笑谩骂。她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但当读到真的有那么多人因为这些冷嘲热讽而自杀,她意识到,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于是她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来为人们抵挡住满满恶意。

然后她就因为在这方面的贡献受到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亲自接见……

她开始投入科学研究,去分析人们往网上发布那些恶意伤人信息的动机、及对其有影响的因素。

研究结果表明青少年发动网络暴力的几率要比成年人高50%。

她进而去研究青少年的大脑,发现大脑至少要发育25年时间才能练就对所做决定负责任的技能。

她说,“青少年的大脑就像一辆没有刹车的汽车...”

而同样的,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也以青少年为主,单是在美国反欺凌机构的调查也显示,70%的青少年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其中有37%遭受着高频率的侵害。

全球18亿青少年都在面临这些尖酸文字所带来的灾难,而他们中大部分都默默承受随之俱来的痛苦、压抑、恐惧、自卑,而不愿意寻求帮助。最终严重的选择辍学,甚至自杀。

而最近英国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网络欺凌的影响甚至会一直持续到一个人5、60岁。

因此,Prabhu决定从这个产生网络暴力最主要的源头入手。

在她的Ted演讲里,Trisha援引一项研究结果称,受到网络欺凌的人青少年们,90%都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只会默默忍受。

Trisha开发的这个app”,瞄准的不是受害者,而是发布欺凌信息的人。

如果它发现有人想向他人发送具有攻击性内容的消息,就会询问“你的信息可能会对他人带来伤害。真的要发布吗?”

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步,实际上被证明十分有效。

这款app开发成功后,Trisha连续六周泡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共针对1500人进行了测试。测试的结果是:本来有71.4%的青少年准备恶语伤人,但在看到“ReThink”发给他们的提醒后,选择“依然发送”的人只剩下了4.6%。

“在一时冲动或同伴的压力下,很多孩子在网上发布攻击性信息时并没有意识到可能带来的伤害的严重程度。”她说。“但是,正如我的研究成果表明的那样,一旦他们有机会停下来重新审视,就很有可能改变主意,不发布恶意中伤的消息。”

2014年,Trisha获得了谷歌全球科学展的提名,奥巴马亲自接见了她。她还被授予国际反欺凌戴安娜奖(International Diana award)和乔治·W·布什基金会Daily Points of Light奖项。

“我的计划是,让每个青少年的手机上都能免费装上这个app说。

目前,她正在开发不同语言版本的“ReThink端和电脑端。

如果把其他很多登上Ted舞台的人称作“梦想家”,对她的适当称呼,我想应该是“梦想的守护天使”。因为,她守护的是无数青少年做梦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