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 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 正文

榜单林立,评委“不够用”,怎样树立一份文学排行榜的权威性与特质性? | 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揭晓

发布时间:2019-05-01 18:15:43

原标题:榜单林立,评委“不够用”,怎样树立一份文学排行榜的权威性与特质性? | 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揭晓

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举行 | 八件关于奥登的小事 | “匿名作家计划”收官之作 | ......

“2018年,那么多的文学奖项、排行榜,评委似乎都是翻来覆去的同一批人,见来见去都是熟面孔。”这是一位文学奖评委发出的感慨。高度重合的评委名单,势必带来审美趣味的趋同,这是否会造成文学榜单的重复以及个性缺失?一份真正优秀的、具有标杆意义和特质性的文学排行榜,又该怎样肩负起应有的责任?12月9日,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在安徽蚌埠揭晓,在同期举行的主题为“行走的年代”收获论坛上,多位评委、编辑、作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当天下午揭晓的2018年收获文学排行榜榜单中,李洱《应物兄》、 迟子建《候鸟的勇敢》、班宇《逍遥游》、张新颖《沈从文的前半生》分获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和长篇非虚构的第一名。

把反映我们时代、生活、人性的有特点的作品都选择出来,哪怕它们之间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差异性。

关于排行榜的研读,评论家何平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在他的统计下,每年中国和文学相关的30余个榜单中,虽然作品不断翻新,但是因为评委趋同,“这些排行榜的内质是一样的”。而在此次收获文学排行榜的评委名单中,大家发现既有知名评论家,也有多位“70后”“80后”的评论家、作家亮相,“90后”作家王苏辛则首次以评委身份出现在名单中,这也使得这份年度排行榜的评委在权威性之外,吸纳了更多新鲜的评论力量。

论坛现场 吴越/摄

对此,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表示,他们的初衷不光是打造一个以《收获》为名义的榜单,不是由《收获》来评榜,而是希望确立一种新的价值观和文学标准,“就像《收获》所在的上海那样海纳百川,将不同的风格容纳进来”。因此在本次排行榜的初选过程中,除了初评委,主办方找了许多大学研究生、文学刊物的编辑,请他们推选作品,包括豆瓣网等网络原发平台也在他们的意见征求范围之内。从意见征求到初选榜单的诞生,程永新所感受到的是巨大的差异性:“有人极力推崇的作品,也许其他人并不喜欢。在当下的社会,我们已经远离了上世纪80、90年代文学爆炸、悬念释放的年代,写作和审美呈现出特别的分化现象。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情,但我希望以我们的榜单,将当下文学中的多元性和丰富性呈现出来,也能够具有一定民间性,把反映我们时代、生活、人性的有特点的作品都选择出来,哪怕它们之间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差异性。我们希望为大家带来一个权威、公正,而不仅仅是‘收获式’的榜单。”此次短篇小说排行榜的第一名由“85后”作家班宇摘得,也许正是这种差异性与丰富性的体现。

从另一个角度出发,经常“做客”评委席的评论家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尽管参加了多个排行榜的评审,评论家谢有顺仍将其中阅读和选择的过程作为最重要的部分。于他而言,一个评论家或作家如何理解和判断当下的文学,特别能检验他(她)的眼光。历史会将作品在时间的河流里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

论坛现场

对他这一代评论者而言,这种面对当下、面对年轻人的姿态很重要。

面对一个从没被阐释过的作品,押上我们的声誉、押上所有积累的经验,以面对完全未知、纯粹个人的直觉来作判断,特别能检验一个人的眼光。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所写的是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今天的情景里来理解你所要写的,你所要判断的对象。

从这个角度来说,《收获》为包括他在内的评论家所提出的也是另一个议题:跟他们生活在不同场域的人在写些什么,在想些什么,评论家又该如何通过更多地介入当下的文学,来更好地理解今天文学发展到了哪里。

同样的这份榜单,在更年轻的“80后”一代评论者那里,唤起的则是更大的责任意识。“经由《收获》,我们的意见被郑重地看待,我们对自己的意见负责。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基本成型,文学审美观也在成型,这是我们在文学意义上的成人。”青年评论家项静表示。

我们这代人应该有这个能力和决心重新向时代敞开,让新的元素进来,让构建未来的东西进来。

然而,在与学生探讨关于文学史的过程中,何平发现,文学史越靠近当下,其中的青春气息越弱:“无论是1949年之前的文学史,还是改革开放前20年的文学史,基本以青年作为主导,当我们统计文学史里的作家写作年龄时,他们基本是以30岁左右时创作的作品进入到文学史,但后20年的文学史,依然是一批1980年代成名的作家作品,年轻人很难进入文学史。”对此,评论家王春林表示,在长篇小说的衡量评价标准和尺度上,也许应该持有相对开放性的艺术观念和开放性的审美观念。

颁奖典礼现场

而近距离观察“80后”写作者的青年评论家岳雯认为,在上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作家所充当的是那个时代的急先锋,他们要对一个时代、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进行探索,因此相对容易在文学史上留下重要的印记。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青年人写作的基本质地、基本方向仍在回应1980年代的问题,就此意义而言,新的写作范式亟待成长起来:“就整体而言,我们现在已经开启了完全不同的时代,不管从人工智能角度,还是从生物学的角度,一个新时代的大背景向我们打开了。我们这代人应该有这个能力和决心重新向时代敞开,让新的元素进来,让构建未来的东西进来,写作者应当对今天的时代有更多的期待。”

论坛期间,谷臻故事工场CEO走走以人工智能解析了《收获》四十年的经典密码,在对于1979-2018年四十年里680位作者,长中短篇小说1618篇的分析当中,无论从作家年龄趋势、地理分布,还是作品主题构成和题材分析,宏观的分析中,《收获》作品所体现出的许多创作趋势正因对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而展现出丰富多彩的不同面貌,并在引领中国文学潮流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此次排行榜由《收获》文学杂志社与长江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中篇小说卷》与《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短篇小说卷》将于2019年1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

-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

短篇榜

1. 《逍遥游》 班 宇 (《收获》2018年第4期)

2. 《禁指》 斯继东 (《十月》2018年第5期)

3. 《等待摩西》 莫 言 (《十月》2018年第1期)

4. 《道长》 阎连科 (《作家》2018年第3期)

5. 《杭州鲁迅二三事》房 伟 (《收获》2018年第3期)

6. 《球与枪》 鲁 敏 (《上海文学》2018年第10期)

7. 《特殊任务》 肖克凡 (《当代》2018年第5期)

8. 《红尘慈悲》 次仁罗布(《长江文艺》2018年第5期)

9. 《相遇》 薛 舒 (《人民文学》2018年第2期)

10.《换肾记》 任晓雯 (《当代》2018年第3期)

中篇榜

1.《候鸟的勇敢》 迟子建 (《收获》2018年第2期)

2.《基本美》 周嘉宁 (《收获》2018年第1期)

3.《海里岸上》 林 森 (《人民文学》2018年第9期)

4.《夹叉》 艾 玛 (《收获》2018年第5期)

5.《小花旦的故事》 王占黑 (《山西文学》2018年第6期)

6.《甜蜜点》 须一瓜 (《当代》2018年第2期)

7.《房屋曾安静,世界曾安宁》皮 皮 (《收获》2018年第4期)

8.《老屋》 尤凤伟 (《山花》2018年第1期)

9.《望湖楼》 尹学芸 (《收获》2018年第3期)

10.《龙门》 胡学文 (《花城》2018年第3期)

长篇榜

1 《应物兄》 李 洱 《收获》 2018长篇专号秋卷、冬卷

2 《考工记》 王安忆 《花城》2018第5期

3 《山本》 贾平凹 《收获》 2018长篇专号春卷

4 《捎话》 刘亮程 《花城》2018年第4期

5 《修改过程》 韩少功 《花城》2018年第6期

6 《景恒街》 笛 安 《人民文学》2018年第11期

7 《北上》 徐则臣 《十月·长篇小说》2018年第5期

8 《灭籍记》 范小青 《作家》2018年第4期

9 《外苏河之战》 陈 河 《收获》2018年第1期

10《借命而生》 石一枫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8年4月出版

非虚构榜

1《沈从文的前半生》 张新颖 上海三联书店 2018年2月出版

2《田湖的孩子》 阎连科 上海文化出版社 2018年8月出版

3《青藏光芒》 马丽华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西藏人民出版社

2018年3月出版

4《幌马车之歌续曲》 蓝博洲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8年3月出版

5“兴隆公社”系列 袁 敏 《收获》“兴隆公社”专栏2018全年

6“当代英国观察”系列 王 梆 《单读》2018全年

7《且在人间》 余秀华 《收获》2018年第2期

8《金乡》 哲 贵 《十月》2018年第6期

9《时过子夜灯犹明》 李 鹿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8年8月出版

10“访问童年”系列 殷健灵 《上海文学》2018全年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

文学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